“泰山情侣”:邓懿与周一良的致青春

发布时间:2021-08-09 14:27:21 来源:威尼斯正规国际

“泰山情侣”:邓懿与周一良的致青春
 

  从南开女中、燕京大学国文系到清华大学中国文学研究所的研究生,从邓家的掌上明珠到天津周家的儿媳妇,历经各种时代更迭、社会动荡,这位祖籍四川、长于北京、学于天津的大家闺秀总是保持谦和、平和的姿态,而她一生最精彩的记录,若不是其丈夫、著名历史学者周一良晚年写出《钻石婚杂忆》等回忆录,大概很少有人了解。

  1939年,周一良前往哈佛留学,留在天津的邓懿作《如梦令》送行:“寂寞蛾眉蝉鬓,惆怅心期归讯。窗外雨声声,应是绿残红褪。离恨,离恨,湖水又添三寸”。十几年之后,1957年4月17日,邓懿生日,周一良送给妻子的一本书中,还夹杂着两人相识时的红叶一枚;又几十年之后,在北大附近的一座公墓里,两位老人的墓碑上刻着“泰山情侣”四个大字。

  据邓懿自传:“我是1914年在北京出生的,原籍是四川成都,父亲邓镕,晚清进京,即到日本留学。我出生后,受的是正规教育—由蒙养园到小学,小学六年级时随同家人迁到天津,1926年至1932年在南开女中上了六年中学。”

  邓懿的父亲邓镕(1872~1932年),字守瑕(一字寿瑕),号忍堪、忍堪居士,四川成都人,是清末四川立宪派代表人物,有“蜀中中坚”之誉。1911年四川保路运动时,邓与蒲殿俊等代表向清廷抗议,由此出名;民国初年,曾任临时参议院议员、众议院议员、及交通部顾问等。

  邓镕擅长旧诗,颇负时名,著有《荃察余斋诗稿》、《荃察余斋诗续存》。鼎革之后,为曾任清廷内务府大臣的宝熙赠七律一首,内有一联云:“高帝子孙龙有种,旧时王谢燕无家”,分别用的是杜甫《哀王孙》中“高帝子孙尽隆准,龙种自与常人殊”和刘禹锡《乌衣巷》中“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人寻常百姓家”之典。据称宝熙读到这两句时,感动莫名,老泪纵横,由此传为名句,脍炙人口。

  邓懿1914年4月17日生于北京,原名邓婉娥,因多年随父母在北京、天津居住,虽然祖籍四川,却说得一口“京片子”。邓镕居京多年,自日本明治大学法科毕业后即从事律师职业,“五四”时期还曾担任北京律师公会会长,算是“专业对口”。除了以律师为业,据后来成为其女婿的周一良称,邓“同时靠吃瓦片有所收益”。“吃瓦片”是老年间京津一带关于做房东的通俗说法。在邓镕的老乡、好友吴虞1919年3月27日的日记中,也有一条相当有趣的记述:“守瑕买一大房,一万二千元,准于四、五月迁入。此君爱钱成癖,致与少夫人、公子反目,朋友因此亦与不协。此寒士起家现象,不足怪也。”

  守瑕即邓镕。对于邓大律师花“一万二千元”购置房产这条记述,颇有可疑之处。1921年的《吴虞日记》曾记史学家朱希祖花2200元买下20余间房,同年鲁迅和周作人两兄弟花4000余元买了24间房。据《燕都丛考》等记,西四北头条礼路胡同的徐会沣(曾任兵部尚书)故宅,为邓镕议员宅,即“邓君守瑕之礼塔园在是”。按以上房价推算,老邓“一万二千元”所购,绝不止此一处房产。

  据周一良《钻石婚杂忆》里说,邓镕的嫡出长公子邓宝名及其家人在邓镕去世后依旧以“吃瓦片”为生,可证邓镕当日所置房产之大。据说这位“少年公子老封翁”的邓家大公子曾说过这样一句“大话”:“如果大热天里,正阳门的地上有十块大洋,让我坐洋车去取,我都不乐意去。”

  1925年底,邓镕迁居天津。1926年起,邓婉娥入南开女中读书,更名为邓懿。在南开女中读书期间,邓懿显示出多方面的才华:受南开高中著名国文教员关键南、孟志荪赏识,作文常受表扬,贴在墙上“示众”;喜好国剧,曾演出《醉酒》,特别欣赏程砚秋低回婉转的唱腔,只是邓懿的嗓音比较高亮;热衷话剧,曾与严修的孙女严仁英、教育家马千里的女儿马珠官等人女扮男装,同台演戏。据马珠官回忆,邓懿

上一篇:“一面见君怀”复旦大学博物馆展明清江南扇面 下一篇:没有了
要闻推荐
威尼斯电子游戏网站

“泰山情侣”:邓懿与周一良的致青春

从南开女中、燕京大学国文系到清华大学中国文学研究所的研究 [详细]

大儒刘歆自杀为哪般?

西汉刘向、刘歆(xīn)父子常被后人并提,一般都会以为子不如 [详细]

威尼斯手机版电子游戏 更多